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課表查詢

當前位置:首頁 ‖ 新聞中心 ‖ 教育視野

教育視野
局長推薦|我們對挫折教育的理解太狹隘了!
來源:辦公室   發布日期:2018-06-12 10:05:40  點擊:  發布人:admin  

       1962年,美國心理學家Victor Goertzel和妻子Mildred針對400位活躍于20世紀的名人,對他們的童年開展研究。

這些名人都對社會做出過杰出的貢獻,每個人至少有兩本關于他們的傳記,其中不乏我們熟知的Louis Armstrong(爵士樂靈魂人物)、Frida Kahlo(女權主義畫家)、Marie Curie(居里夫人)、Eleanor Roosevelt(政治家、外交家、作家,羅斯福總統妻子)、Henry Ford(福特汽車公司創始人)、John D. Rockefelloer(洛克菲勒家族開創者)。

研究的結果讓所有人感到震驚!

400名研究對象中,只有15%的人成長于條件優越的原生家庭;有10%的人,家庭環境馬馬虎虎還過得去;剩下的75%,也就是占絕對多數的300名研究對象,都生長在有嚴重問題的家庭,包括貧窮、單親、暴力、酗酒、疾病等各式各樣的困擾。

以至于在作為研究成果的出版物《Cradles of Eminence(卓越的搖籃)》中,Goertzel寫下這樣的話:太過正常的人不可能躋身名人

更有意思的是,半個多世紀過去了,人們發現當年這項研究的結果并非偶然,而是在其后的時間里,找到越來越多的例證,如Oprah Winfrey(脫口秀女王)、Howard Schultz(星巴克創辦人)、LeBron James(NBA明星運動員)、Sonia Sotomayor(美國歷史上首位拉美裔最高法院法官),可以列出一串長長的名單。

對此,我們可以用英國詩人Dylan Thomas的論述加以佐證:這個世界上,只有一件事情比擁有一個慘淡的童年更糟糕,那就是擁有一個過于幸福的童年。(There’s only one thing that’s worse than having an unhappy childhood, and that’s having a too-happy childhood.)

Cradles of Eminence》,作者Victor Goertzel,亞馬遜網站評分五顆星

挫折教育,遠比我們想象的要復雜

從這項調查研究中,我們很容易得出當下教育的一個時髦詞匯:挫折教育。

現世生活的安逸,讓挫折教育變得流行,有人甚至人為地制造一些挫折,家長一開始躲在幕后,任孩子自己折騰,等到實在“玩”不下去了,再跳出來指點一番,然后程式化地總結:孩子,面對困難,一定要樂觀哦。

毫無疑問,在所有絕處逢生、逆境中求生存的勵志故事里面,樂觀都是不可或缺的品質。

看看牛津英語詞典對于“樂觀(resilience)”一詞的解釋:原義為彈性;引申為能夠迅速地從逆境、傷痛、威脅和其他重大的壓力中得以恢復。

因此,在通常的理解中,樂觀的人往往具有極強的可塑性,就像是一根橡皮筋,折而不彎,伸縮自如,而且壓力愈大,彈性愈強,快速地回到原來的位置。

但事實真的是這樣嗎?

以上對樂觀的定義,似乎更適合于短期的困難,比如一次考試失利、失戀、遭到好友背叛等,這些校園劇中經常出現的鏡頭,也構成了我們對于挫折教育的普遍認識。

但是在Goertzel所做的調查中,大部分人的童年陰影并不是簡單的一次性事件,而是長期的壓力,比如暴力、冷漠、失親,成癮,或者其他身心問題,即便內心再強大的人,也需要長時間地舔舐傷口,恢復元氣,才可能走出陰霾。

對于普通人而言,這一類挫折既是殘酷的事實,又不能保證全身而退,能夠戰勝它,或者即便碰不上,也能夠從內心深處培養起戰勝它所需要的品質,才是樂觀精神——也就是挫折教育的真諦!

從這個意義上說,戰勝挫折遠比我們想象的要艱難;戰勝挫折所依賴的樂觀精神也要比我們理解的深刻許多!

樂觀不是在被壓迫后迅速歸于原位,就像什么事都沒有發生過一樣,而是一項持續的戰斗,一種發自內心的力量。

真正的樂觀,是永不言敗的信念

生理學上有個著名的術語:fight or flight,翻譯成中文大概就是戰斗還是逃跑,指的是生物在面對危險的時候,大腦會扣動機制,釋放腎上腺素、皮質醇等壓力激素,由此帶來心跳加快,血液流向肌肉等生理指征,個體據此迅速做出判斷,是留下來戰斗,還是三十六計走為上策。

人作為高級動物,自然也不例外。只是人類發展到今天,面對生死一線的機會已經大大地減少,更多的是面對挫折時候的態度。因此,生理學上的fight or flight,應用到日常生活,就多了一層心理學的含義。

在對戰勝童年逆境并獲得人生成功的人群的深度采訪中,幾乎所有人都提到fight(戰斗),這里的戰斗不是肢體上的打架,而是發自內心的強烈的信念:拒絕承認自己不行。

跟蹤研究表明,這些生活中的強者,終其一生都是積極的解決問題的人。

“我是一個斗士——無論什么都不能撼動我的決心——堅持到底就是勝利。”

“我做任何事情,在放棄之前,一定會付出100%的努力。”

“我不是那種逃避現實的人,無論面對的問題有多困難。”

“我從來不會讓困難主宰我,而是要成為困難的主宰者,最多是從頭再來,我可以不斷地從頭再來。”

以上是那些突圍原生家庭,獲得人生成功的人士的心得。而在零碎的人生經驗背后,還有實驗的支撐。

2010年,牛津大學對81名東德時期被關押的政治犯的近況進行研究。在關押期間,他們無一例外地遭受到身體和心靈的蹂躪,包括毆打、威脅、關黑屋等。在被釋放的數十年后,三分之二的人或多或少地罹患創傷后應激障礙(PTSD),但有三分之一的人完全沒有。

面對人生重挫,為什么有的人得以平穩度過,有的人卻扛不住?

調查發現,相較于遭受打擊的大小區別,他們內心中不服輸、戰斗到底的信念的強弱,更加起到決定性作用。

那些自憐自艾,覺得自己什么都不是,也不再關心未來的人,更容易在其后的歲月中遭遇創傷后應激障礙;相反,那些內心始終抗拒,拒絕認命,即便是表面上低頭認罪的人,會更好地度過困苦歲月。

“我拒絕接受現實。”一位幸存者如此敘述心得。

正確的挫折教育,應該這樣打開

我們都知道,經常鍛煉身體,才會變得強壯。人的內心也是如此,是在一次又一次同挫折的較量中,逐漸變得堅韌。

早在春秋時期,孟子就曾感慨:天將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勞其筋骨,餓其體膚,空乏其身,行拂亂其所為,所以動心忍性,增益其所不能。

現代醫學更是為此提供了科學的論證。

當我們把壓力源看作是挑戰(challenge),而不是威脅(threat)的時候,人體內會分泌腎上腺素,讓我們精力充沛,更加專注地解決問題;反之,我們體內的皮質醇水平會提高,抑制免疫系統,讓我們更容易遭到疾病的侵襲。

而且,因為有了良好的返回,會促使個體不斷地尋找新的挑戰和戰勝挑戰的體驗,由此變得更加獨立和自信,從而形成良性循環。

由此可見,愈挫愈勇不是武俠小說橋段,而是真實的生理和心理寫照。借用尼采的話,在進化的過程中,那些沒有殺死我們的,最終都會讓我們變得更加強大。

“我是一個樂觀主義者,不是因為我是個樂天派,不擔心壞事情會發生,而是因為我有足夠的自信,能夠克服任何糟糕的事情發生在自己的身上,我覺得自己身經百戰,非常勇敢。”一位走出童年陰霾的成功人士總結。

那么,回到波瀾不驚的日常生活,我們應當如何教會孩子,接受挫折的洗禮,養成不服輸的樂觀主義精神呢?

1、學會把壓力化為挑戰

就像前文所說的,面對挫折,或者至少是困難和壓力的時候,把它們視為挑戰,而不是威脅,會得到截然不同的效果。挑戰會帶來積極的情緒,使人斗志昂揚;威脅則會導致負面情緒,讓人焦慮不安。

現在的大部分孩子,平時面臨的最實際的壓力來自于學習。為了迎合社會競爭的要求,他們不得不學這學那,從琴棋書畫,到體育運動,再到英語奧數作文,早早地背負沉重的壓力。

既然社會大趨勢不能改變,不學習就意味著落后,那么就從改變內心做起吧!

在給孩子布置任務的時候,引導他們在內心深處建立起這樣的認同:把學習一樣新的知識,或者是高難度的東西,看作是對身體和智力的挑戰。這么做會大大降低對學習的抵觸情緒,以及對結果的患得患失,從而輕裝上陣,把注意力集中到解決問題上面。

2、學會尋求幫助

樂觀是從內心深處培養起來的永不言敗的精神,但這并不意味著拒絕他人的幫助。樂觀的人往往獨立自信,但不會排斥他人的幫助;恰恰相反,還會積極地尋求一切可以利用的資源,比如家庭、朋友和老師。

既然真實的困難往往是長期的,那么解決和克服困難也不是一蹴而就。所以,和孩子一起審視一下當前的學習和生活,找出需要改進的地方,制定一個切實的計劃,督促并幫助他們,每天進步一點點。要知道,點滴的、持續的進步,會在不經意間堅定我們的內心。

3、學會體驗成功

為什么挫折帶來的心理陰影,會長久地盤踞在心頭?

還是回到前面提到的fight or flight。在人類的進化史上,脊椎動物中樞神經系統內有兩條通路,一條是由前額葉主導的“深思熟慮”環路,面對外界刺激,反應縝密理性同時相對遲緩;另外一條是由邊緣系統主導的“直覺”通路,反應迅速卻注定不夠周全。

邊緣系統對行為的操控像是一種本能,它可以成功繞過高級認知中樞的監管,沒等大腦深思熟慮,便已經驅使機體迅速做出反應,是戰(fight)還是逃(flight)?這是一條名副其實的捷徑,在遠古時代,這條捷徑在人類的存活中發揮了至關重要的作用。

然而在萬事富足的現代社會,這條捷徑卻依舊在不合時宜地盡職盡責,些許不適、偶發的小概率事件都有可能被我們的邊緣系統解讀為生死攸關的重大危機。

從進化心理學的角度講,很多時候,心理障礙或者心身疾病最初很可能是源于一次偶發的小概率事件,而邊緣系統很擅長從這一小概率事件中嗅出危險的氣息,并出于本能地啟動,脫離皮層控制。

因此,比起戰勝困難,獲得成功的正面事情,人們似乎更善于記住那些負面事件,并在大腦中形成揮之不去的陰影。

一個行之有效的辦法是多給孩子一些鼓勵,時不時地和他一起回憶那些通過努力、克服困難的令人驕傲的過往。很多時候,我們遠比自己想象的要堅強!

 

作者:天音

文章來源:第一教育2017年12月15日

工作計劃移動校訊通 電信校訊通
校       訓:發  憤  為  雄 學      風: 好學 知恥 力行
教      風: 博學 敬業 奉獻
校      風: 和諧 進取 創新
                   
版權所有 © 江蘇省華羅庚中學 [ 1999-2018 ] 學校地址:常州市金壇區西城街道沿河西路77號 郵編:213200 電話:0519-82884106    蘇ICP備 05002779 號    

蘇公網安備 32048202000066號



全民彩票 正彩娱乐 | 彩6彩票 | 977彩票 | 顺丰彩票 | 盛通彩票 | 彩02彩票 |